郑理

高中狗。
小姐姐网恋吗!我超甜!
你还想网恋?屁股都给你打开花

混乱善良典型代表

活得太过佛系,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没人看我的文也没关系,反正我写主要是我自己图个爽

有一群很重要的好兄弟,懒得去喜欢人

希望你们早睡早起,身体健康,心情快乐,成绩up,月入过万

晚安。

【kharthur】Stories 虐向注意

有后续,但是个巨坑【选择死亡】
文笔烂坑品差,反正就那样婶了呗【绝望.jpg】

Stories

我是一名酒保,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叫我Z。我在伦敦的Saint酒吧工作,但我所要说的并不是我自己的故事,而是从一个人那里听来的。这个故事很长很长,所以你要做好准备。
第一次见到Holmes先生的时候,他穿着破破烂烂的牛仔外套,脸上的胡子得有一个月没刮了,嘴唇紧抿,一头乱糟糟的卷毛下面却有着锐利的鸽灰色眼睛。他向我要了两杯威士忌,加冰,然后沉默着开始喝酒。我试着向他搭话,套出他的故事,但他从来都没有理会过我。于是我也知趣地放弃了,只是安静地为他端上酒。
一连半个月,他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酒吧里,永远是两杯威士忌,加冰。但他渐渐地显露出得天独厚的外貌优势了――也许是找到了这里的亲戚,他换上了做工精致的呢子大衣,纯牛皮的鞋子和最新款的黑莓手机。
一个月过去了,我照常端给他两杯酒,准备到吧台后面偷偷懒玩儿会最爱的消消乐。但出乎意料的,Holmes先生第一次叫住了我:“你想听我的故事,right?”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属于那种可以一下子迷倒万千少女的男低音。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机,我立刻转过身,表示自己愿闻其详的态度。Holmes皱了皱眉,惨淡一笑,“我的故事可不怎么好听,little girl。”“我又不在乎。酒吧里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依旧坐在那里,嗤笑了一声。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很复杂的故事。

Holmes开始讲述他的故事,准确的说,是他兄弟的故事。“Holmes是个很庞大的家族。我说的这个人就是我的外姓哥哥,Khan·Nooien·Singh。他是从小就是兄弟里最强的一个……当然,他肯定没有我聪明。只可惜最后还是跑到了Mycroft手底下去了。”说到这里,他非常极其一点儿都不优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特工这种东西,总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外勤人员。Khan也是。那天他被一群人,我说的是一群人那就是指100人以上――简单来说,追杀。”
“他逃到了郊外,发现远处有个极其不起眼的丛林小屋,隐没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里。于是他闯了进去,预备着在这里躲上一段时间。但可惜,”他看起来有点口干,于是将面前的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屋子是有主人的。”
“主人家叫Arthur,Arthur·Dent。他是这里的守林人,是个哑巴。个子很矮,和Khan一比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当他回家的时候,他发现晕倒在他床上的Khan,于是顺理成章的救活了他。Khan并未对此表示过感谢,他一直都是这么个混蛋的人。”
“因为他被追捕,所以他决定在这里暂住一会儿。Arthur本来完全不同意,气冲冲的要赶他出门,但是Khan表示他会付房租也可以睡在地上……当然他最后这两点一点都没做到过……总之Arthur·Dent被他说服了,准许他住下去。他一直都是个好心肠的家伙……这也同样害死了他自己。”听到这里,我竖起了耳朵,天呐,这可太劲爆了,死人了?而Holmes先生嫌弃地看了我一眼,自顾自的继续讲下去。
“我之前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Khan打来的。从来不笑的Khan·Nooien·Singh,居然带着笑意跟我说话。”
他说,他爱Arthur。
“那天Khan应该是喝醉了,他带着笑意在电话里和我讲话,背景音是沙沙的树叶声,秋天的北风很萧索。他和我说,Arthur对他真好,他想和Arthur在一起,还迷迷糊糊地和我一个劲儿叨咕着Arthur·Dent有多好多可爱他有多喜欢他。这家伙甚至跟我说什么‘虽然Arthur是哑巴但是我超爱他被我操的时候在我身下发出的带着哭腔的哼声的’,简直是变态。”Holmes先生说到这里的时候也微笑了,我甚至能想象出那两个人的样子:一个是杀伐果断的黑衣特工,却肯伏下身去温柔而细碎的吻着怀中的人;另一个是温和安静的哑巴守林人,却肯为了对方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体。美好,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们。
“只可惜他们太蠢了。”Holmes先生突然这样说道。我惊讶的转过脸,他低着头,大半个脸都隐没在灯光的阴影里,睫毛长长看不见神情。“请原谅我,先生,但……为什么这么说?”我看着他的样子,胸口突然一闷。而Holmes只是看了我一眼,声音毫无波澜地继续讲了下去。
“还记得故事的开头吗,Z?Khan在被追杀。他从来都不安全,而且他还害了Arthur。他害了Arthur。”Holmes先生就像是在梦呓一般讲述着,“那些人找到他了,不,不如说是找到他们两个了。”
“那场战斗……应该是很激烈吧。Khan拼尽全力不让他们动身后的Arthur一根毫毛,他差不多杀掉了来袭的所有人。根据唯一逃出来的那个人的描述,就是死神。来自地狱的死神。浑身是血,从头发到皮鞋,全部都是滴落的血珠。可惜……”他突然停在了这里,我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可惜他输了。他还是没能保护好Arthur·Dent。”低沉的男声在我耳边炸响,我跳起来喉咙里却好像塞了一堆东西一样,什么也说不出。“Arthur死在他面前。为了替他挡下一颗致命的子弹,他看着他倒下,流血,死去,僵硬。”
“当我和Mycroft赶到的时候,Khan跪在Arthur的尸体旁边,手里捧着一个玻璃罐子。你猜里面是什么?”他哼笑一声,而我只感觉一股子寒意涌上来。“那是一颗心脏,Arthur的心脏。Khan·Noonien·Singh永远拥有Arthur·Dent的心,无论他是死亡还是鲜活。”
“那后来呢?后来他去了哪里?结局如何?”我急切的问道。“不知道。他带着那颗心脏离开了,再也没有人能找到他。但他临走前跟我通过一次电话。”Holmes先生轻声说。“电话里,他的声音没有一点儿感情,像是被抽走了灵魂的活死人。他说他要走了,带着Arthur离开,去一个地方,或者很多地方。他说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那颗心脏,让他的Arthur也能看见他所看见的一切美与爱。”
“Khan说,他听见Arthur的声音了。就在他死的那一刻,他听见他叫他Khan,他说Khan,我爱你,还有活下去。Khan说,他会因这三句话而当一辈子的鳏夫,他还对我说他能对着那颗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红色心脏硬起来。疯子。”Holmes恍惚着点燃了一根香烟,却又迅速的将其碾灭在烟灰缸里,然后盯着那个水晶的烟灰缸出神。“可他们这两个疯子,爱的死去活来,有敢于去爱的勇气。可真他妈的让人嫉妒,是不是?”他喃喃的说,失焦的眼睛望向远处,仿佛穿透了酒吧的墙壁,看向一间遥远的林中小屋,里面有两个男人在接吻,吻的那样激烈和心痛,就好像如果他们这一秒分开了,世界末日就即将来临。
我沉默了很久,最后我还是给他来了一杯威士忌,免费的,我请客。在那个黑衣男人离开吧台的时候,我对他说了一句话:“死亡只是一场新的冒险。”他瞥了我一眼,眼中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闪烁着。
他临走前,我曾问他,你的故事是什么样的?他只是冲我微笑了一下,笑容沉稳而悲伤。Holmes说,“There is no happy ending with me。”但我明白,他还回来的,也许下一次就是我期待的故事,或是另一个惊喜。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