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理

高中狗,竭尽全力热爱学习中。更文速度不定时,有时快有时慢得要死。慢的时候多orz,土下座少女。
目前试图学习,鸡血。墙头多注意。

我要更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搞GD!我要写文!啊!!!!!

突然爱上老福特 谁也不来看我 哥可以放飞自我还能找个地方免费存文 棒

神奇  一上键盘打字  写出来的全是情侣之间不健康的关系  都是些妹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粑粑介子

提醒 高亮

那啥 我这个人偶尔会夜来非啥的 喜欢说hin奇怪的东西

所以说关注我的各位小美女们 要不就取关8 我要是发文我就扔在标签里了 不耽误看的 夜来非这种东西 被看到了也是real诡异 我也就不辣大家的眼睛了

就 提醒一下【咸鱼躺】估计也不会有人看见8

【kharthur】Stories 虐向注意

有后续,但是个巨坑【选择死亡】
文笔烂坑品差,反正就那样婶了呗【绝望.jpg】

Stories

我是一名酒保,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叫我Z。我在伦敦的Saint酒吧工作,但我所要说的并不是我自己的故事,而是从一个人那里听来的。这个故事很长很长,所以你要做好准备。
第一次见到Holmes先生的时候,他穿着破破烂烂的牛仔外套,脸上的胡子得有一个月没刮了,嘴唇紧抿,一头乱糟糟的卷毛下面却有着锐利的鸽灰色眼睛。他向我要了两杯威士忌,加冰,然后沉默着开始喝酒。我试着向他搭话,套出他的故事,但他从来都没有理会过我。于是我也知趣地放弃了,只是安静地为他端上酒。
一连半个月,他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酒吧里,永远是两杯威士忌,加冰。但他渐渐地显露出得天独厚的外貌优势了――也许是找到了这里的亲戚,他换上了做工精致的呢子大衣,纯牛皮的鞋子和最新款的黑莓手机。
一个月过去了,我照常端给他两杯酒,准备到吧台后面偷偷懒玩儿会最爱的消消乐。但出乎意料的,Holmes先生第一次叫住了我:“你想听我的故事,right?”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属于那种可以一下子迷倒万千少女的男低音。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机,我立刻转过身,表示自己愿闻其详的态度。Holmes皱了皱眉,惨淡一笑,“我的故事可不怎么好听,little girl。”“我又不在乎。酒吧里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依旧坐在那里,嗤笑了一声。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很复杂的故事。

Holmes开始讲述他的故事,准确的说,是他兄弟的故事。“Holmes是个很庞大的家族。我说的这个人就是我的外姓哥哥,Khan·Nooien·Singh。他是从小就是兄弟里最强的一个……当然,他肯定没有我聪明。只可惜最后还是跑到了Mycroft手底下去了。”说到这里,他非常极其一点儿都不优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特工这种东西,总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外勤人员。Khan也是。那天他被一群人,我说的是一群人那就是指100人以上――简单来说,追杀。”
“他逃到了郊外,发现远处有个极其不起眼的丛林小屋,隐没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里。于是他闯了进去,预备着在这里躲上一段时间。但可惜,”他看起来有点口干,于是将面前的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屋子是有主人的。”
“主人家叫Arthur,Arthur·Dent。他是这里的守林人,是个哑巴。个子很矮,和Khan一比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当他回家的时候,他发现晕倒在他床上的Khan,于是顺理成章的救活了他。Khan并未对此表示过感谢,他一直都是这么个混蛋的人。”
“因为他被追捕,所以他决定在这里暂住一会儿。Arthur本来完全不同意,气冲冲的要赶他出门,但是Khan表示他会付房租也可以睡在地上……当然他最后这两点一点都没做到过……总之Arthur·Dent被他说服了,准许他住下去。他一直都是个好心肠的家伙……这也同样害死了他自己。”听到这里,我竖起了耳朵,天呐,这可太劲爆了,死人了?而Holmes先生嫌弃地看了我一眼,自顾自的继续讲下去。
“我之前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Khan打来的。从来不笑的Khan·Nooien·Singh,居然带着笑意跟我说话。”
他说,他爱Arthur。
“那天Khan应该是喝醉了,他带着笑意在电话里和我讲话,背景音是沙沙的树叶声,秋天的北风很萧索。他和我说,Arthur对他真好,他想和Arthur在一起,还迷迷糊糊地和我一个劲儿叨咕着Arthur·Dent有多好多可爱他有多喜欢他。这家伙甚至跟我说什么‘虽然Arthur是哑巴但是我超爱他被我操的时候在我身下发出的带着哭腔的哼声的’,简直是变态。”Holmes先生说到这里的时候也微笑了,我甚至能想象出那两个人的样子:一个是杀伐果断的黑衣特工,却肯伏下身去温柔而细碎的吻着怀中的人;另一个是温和安静的哑巴守林人,却肯为了对方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体。美好,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们。
“只可惜他们太蠢了。”Holmes先生突然这样说道。我惊讶的转过脸,他低着头,大半个脸都隐没在灯光的阴影里,睫毛长长看不见神情。“请原谅我,先生,但……为什么这么说?”我看着他的样子,胸口突然一闷。而Holmes只是看了我一眼,声音毫无波澜地继续讲了下去。
“还记得故事的开头吗,Z?Khan在被追杀。他从来都不安全,而且他还害了Arthur。他害了Arthur。”Holmes先生就像是在梦呓一般讲述着,“那些人找到他了,不,不如说是找到他们两个了。”
“那场战斗……应该是很激烈吧。Khan拼尽全力不让他们动身后的Arthur一根毫毛,他差不多杀掉了来袭的所有人。根据唯一逃出来的那个人的描述,就是死神。来自地狱的死神。浑身是血,从头发到皮鞋,全部都是滴落的血珠。可惜……”他突然停在了这里,我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可惜他输了。他还是没能保护好Arthur·Dent。”低沉的男声在我耳边炸响,我跳起来喉咙里却好像塞了一堆东西一样,什么也说不出。“Arthur死在他面前。为了替他挡下一颗致命的子弹,他看着他倒下,流血,死去,僵硬。”
“当我和Mycroft赶到的时候,Khan跪在Arthur的尸体旁边,手里捧着一个玻璃罐子。你猜里面是什么?”他哼笑一声,而我只感觉一股子寒意涌上来。“那是一颗心脏,Arthur的心脏。Khan·Noonien·Singh永远拥有Arthur·Dent的心,无论他是死亡还是鲜活。”
“那后来呢?后来他去了哪里?结局如何?”我急切的问道。“不知道。他带着那颗心脏离开了,再也没有人能找到他。但他临走前跟我通过一次电话。”Holmes先生轻声说。“电话里,他的声音没有一点儿感情,像是被抽走了灵魂的活死人。他说他要走了,带着Arthur离开,去一个地方,或者很多地方。他说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那颗心脏,让他的Arthur也能看见他所看见的一切美与爱。”
“Khan说,他听见Arthur的声音了。就在他死的那一刻,他听见他叫他Khan,他说Khan,我爱你,还有活下去。Khan说,他会因这三句话而当一辈子的鳏夫,他还对我说他能对着那颗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红色心脏硬起来。疯子。”Holmes恍惚着点燃了一根香烟,却又迅速的将其碾灭在烟灰缸里,然后盯着那个水晶的烟灰缸出神。“可他们这两个疯子,爱的死去活来,有敢于去爱的勇气。可真他妈的让人嫉妒,是不是?”他喃喃的说,失焦的眼睛望向远处,仿佛穿透了酒吧的墙壁,看向一间遥远的林中小屋,里面有两个男人在接吻,吻的那样激烈和心痛,就好像如果他们这一秒分开了,世界末日就即将来临。
我沉默了很久,最后我还是给他来了一杯威士忌,免费的,我请客。在那个黑衣男人离开吧台的时候,我对他说了一句话:“死亡只是一场新的冒险。”他瞥了我一眼,眼中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闪烁着。
他临走前,我曾问他,你的故事是什么样的?他只是冲我微笑了一下,笑容沉稳而悲伤。Holmes说,“There is no happy ending with me。”但我明白,他还回来的,也许下一次就是我期待的故事,或是另一个惊喜。

亲爱的们这是一个不正经不干实事的群宣。
人数暂无限制,除了ka,奇玫,福华,guixon,smuagbo这几对主cp之外,还有BC和潮爷的cp,其他BCMF演过的角色也可以,不过cp就要你自己找啦。
每天晚上睡觉前每个人自动清皮,早上自己抢皮。早起的孩子有好皮。
人数满了以后我会删掉这条的,靴靴。

小提示:群主是个大傻逼,不填坑也不咋会管理,除了上面这些大家就随便玩随便开车。对,开车是重点。求求太太们进来玩玩教我开车。

慧子_想吃莱花拉郎:

炸个尸,感谢你们对我这个懒鬼不离不弃,你们不会知道有很多东西我都是准备丢一个开头就跑的,看着小红心和评论才会不停的督促自己往下写orz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九月缟素焚:

嗯,也是这样,谢谢你们每一个小心心和小蓝手,更谢谢每一条评论!是你们给我继续写的动力!٩(˃̶͈̀௰˂̶͈́)و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是的,谢谢你们。(。・ω・。)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Kharthur】小概率事件,严重OOC

Summary:Khan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拥有名为爱的情感。Marvin给他算过,他遇见那个叫Arthur·Dent的“Mr.Right”的概率不到千亿亿分之一。但有趣的是,Arthur本身就是各种小概率事件的集合体。

 

警告:严重OOC,Khan略微痴汉倾向???还有就是这是一个巨坑,不要跳。

 

英国,康沃尔郡。

地球又迎来了风平浪静的一天,和它身上数百亿碳基生命体一起。而在这刻渺小的蓝色星球上的一个叫英格兰的地方,一个叫Arthur·Dent的稍微有点发育不良的雄性类人猿生物才刚刚从他卧室里爬出来。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鸡窝头,Arthur拉开了橱柜的门,然后失望的发现原本应该堆满了茶包的地方空空如也。略带恼怒地摔上柜门,他决定啃几块干巴巴的饼干了事得了。“说真的,我真心觉得这个新地球有义务对一个目睹它诞生的人友好点。至少,”他又泄愤一般地咬了一口饼干,“不要让我连杯红茶都喝不……嗷!”一阵剧烈的震颤打断了他的牢骚,直接把他扔在了地上。

“哦你可真是个小气鬼!我只是发几句牢骚而已!”Arthur艰难地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低头向地面骂了几句。然后一阵更强烈的地震又把他甩到了地板上。

 

“真他妈是活见鬼了。”

Arthur仰头望着窗外,情不自禁地说。

不怪他,毕竟一个生命体居住的星球两次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概率只有1/8506851651269这么小。但Arthur·Dent一直活到现在就是许许多多小概率事件的集合体,其中包括在真空的宇宙里活下来外加好几次空间跳跃,所以这事发生在他身上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因此,他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冷静了下来,并淡定地从箱子里扯出毛巾和Ford送他的那个戒指,然后带着一种诡异的自豪微笑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搭便车。如果Ford在这里一定会夸我学的真快的,Arthur乐滋滋地想。

 

不他不会。Arthur苦兮兮地想,他只会明智至极地给我一巴掌然后和我一起在头上套个纸袋安静地去死。他紧紧地捏着手里的那条毛巾就好像只要有了它他就能抵御外界的一切侵袭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见鬼的海盗船和我见鬼的脑子,Arthur陷入了强烈的自我厌弃情绪中并决定再多在这个泥潭里躺一会。

“是的你简直是蠢透了,你蠢到可以拉低整个银河系的智商了,Arthur·Dent。”熟悉的电子音响起,而更熟悉的是那股让人感到更加绝望的抑郁——当然要Arthur说的话他只会说这他妈就是天籁之音。

“Marvin?!!!!”他跳起来,疯狂的拥抱着那个白色的大头机器人,而机器人对此唯一的反应是充当眼睛的荧光灯管闪烁了一下,可能是翻白眼的意思。

“好了,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Marvin捡起Arthur撇在地上的毛巾,颇为嫌弃地拭去了人类在他身上蹭上的鼻涕眼泪,然后一把拎起Arthur的浴袍后领,拖着他安静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是说,忽视掉Arthur疯了一样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的叫喊的话。

 

“我们到了。这可真令人悲伤,我比银河系里的绝大多数人都聪明可我却得受制于一群傻子,他们还爱嘲笑我行星一样大的头,不仅如此,”Marvin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一个智慧型机器人,居然被要求把一个比我蠢上350亿倍*的类人猿一路拖到这里来。活着真是令人悲哀……”打断他的是Arthur重重地关上门的声音。“啊哈,瞧瞧,现在连他都讨厌Marvin了。可怜的Marvin。”

 

Arthur一进门就后悔了。

该死的,我就不该那么冲动地把门摔上!我真的不怎么想进到一个看起来就像个科学怪人的实验室的地方啊!……话说这有人吗?

“呃……有人吗?”于是他颤颤巍巍的扯起嗓子喊了一声。话音未落,一个角落里就传出了低沉的声音:“滚。”

真没礼貌。Arthur撇撇嘴,“Marvin带我来的,他说有人要找我……哦。”他不说话了,因为他看见那个黑黢黢的角落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更黑的影子,正飞快的往他这边移动着。他开始慌了。

“那个,你好?”Arthur仰起头看着面前这个之前大步走到他面前后就一直安静如鸡的高大男子,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蔓延在整个实验室的尴尬气氛。男子表情极其不自然地抽了抽嘴角,看起来像是试图露出一个微笑,“你好,Arthur·Dent。很荣幸见到你。”

 

“想来杯茶吗?”“呃,谢谢。你介意我问你几个问题吗?鉴于我现在完全摸不着头脑。”Arthur尴尬的揉了下自己的脑袋,捧起茶杯晃着腿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岿然不动的黑衣人。“哦,问题,没错,问题。请吧,我完全不会介意。”他飞快地说,脸上带着一点儿不自然的尴尬。

“哦谢谢。那么,你是谁?我现在在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怎么会认识我的?”Arthur想了想,问道。“我叫Khan,Khan·Noonien·Singh。你现在在我的宇宙飞船上,或者说,宇宙海盗船上。然后第三个问题,”Khan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我的,嗯,命定之人。”

Arthur把嘴里的茶全都喷了出来,当然,他明智的转过了身避开了Khan的脸。

 

“我真的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但我觉得Marvin这次肯定是出错了,肯定。”Arthur伸出还在抖动的手,强作镇定地喝了一口茶。凉的,但聊胜于无。而对面的Khan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很晚了,我想我们可以明天再谈论这个话题,先生。”Arthur克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Khan则表示同意,“我叫Marvin给你找间空屋子。晚安,Dent先生。”“叫我Arthur就好,晚安,Khan。”Arthur眯起眼睛,迷迷糊糊地冲Khan笑了一下,才进了屋子。而Khan则是当场愣在了原地,花了很长的时间在黑暗里慢慢的回味那个蠢兮兮的笑。

也许Marvin是对的,虽然概率小到不可思议,但Khan还是会拥有一份名为爱的情感。银河系那么大,千亿亿分之一的概率也是存在的。Khan这样想着。

“明天见。”Khan轻声说,然后转身走进黑暗里,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TBC,运气非常非常好的话下周见,但这也是个小概率事件。

【奇异玫瑰】他们的一天

直接上链接吧。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老福特我讨厌你。瘫。硬生生被逼成一只Marvin,可我却看不到Kharthur。突然自杀。

http://weibo.com/3243337094/EwRoAFOWn

 @Zigoo  @Mrs.Downey 小姐们你们的奇异玫瑰好了,请查收

【Smaugbo】火焰、蛋糕和跨物种的恋爱

感谢@Khan小天使的梗!虽然被我改的面目全非……万分抱歉!下次我再写个别的什么东西来补偿orz

第一次发文,就一个要求,请轻喷。求求你们了请轻喷orz

 

 

文案:Smaug在沉入湖底后被唯恐天下不乱【并不】的精灵王救了。精灵王表示世界这么大smaug你也去看看吧只要不来打扰我和我的小莱格就好啦。于是smaug就跑出去找bilbo复仇了,但是他复仇的方法比较特别。

 

当黑箭破空而来,插入自己的胸口时,smaug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当他终于意识到事态的紧急性,发疯般咆哮着,试图将箭拔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从空中坠落。在他漫长的生命最后,终于又感受到了还是条幼龙时的恐慌和无助。

 

他放弃了无用的抵抗,象征性的拍打了几下翅膀环顾四周的蝼蚁们。有的人在欢呼,有的人露出了笑容,有的人在恶狠狠地咒骂……无聊、愚蠢又天真的人类。我都死了,这么做根本没有什么用处。索伦的半兽人大军可就在你们的后面呢。他打了个响鼻。

矮人们更不用说……愚蠢透顶。透明的龙眼里映出欢呼雀跃的远征队,正如他所料一样。

但是,告诉我,我的小贼——

你的眼睛里为什么有着悲伤?

 

Smaug没来得及发出询问,冰冷的湖水便将他禁锢在湖底。

 

过了很久,也许也没有很久,smaug又睁开了眼睛。

密林之王,瑟兰迪尔端坐在他的宝座上,睥睨着他。可怪的是,旁边并没有侍卫的存在……除了那只小精灵,莱格拉斯,站在精灵王的左侧。

Smaug喷了个响鼻来表示他的不屑。

不要在受伤的单身龙面前秀恩爱好吗,你们俩之间的小火花都快把你的破林子点着了。

 

 

 

“咳,回归正题。”哦你终于想起来老

子的存在了啊。

“smaug,我救了你,只是出于我们精灵的善良与无私,我们热爱生命……”没等精灵假模假式的说完,火龙就直起了身,打断了他的话。“有话直说好吗,否则我现在就把你的林子烧光。”一步步逼近宝座上的精灵,龙息吐在他精致的脸上。龙就是如此的高傲,绝不接受任何人高高在上的怜悯。

精灵王叹了口气。“好吧,我直话直说。索伦被打败了,而联盟经过讨论认为可以放你出来,说你‘性本善’……但是你要化成人形,在人类的世界里生活,不能再去孤山找矮人们的麻烦……也不许来找我和莱格的麻烦!”

在接下来的2个小时里精灵王都在告(wei)诫(jie)Smaug不许来找精灵,顺便大秀恩爱。

 

“简而言之,就是你自由了。”精灵王喝了口水,发表了最终感言。

火龙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在smaug飞起来的时候翅膀有意无意的扇到了两只精灵并使得二人摔倒在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精灵表示:“这条恶龙简直太不知好歹了!我们伟大的精灵王为他治伤,他还反过来伤害我们纯洁可爱善良美丽英俊勇敢……的王子!他居然敢伤害王子!!!我强烈要求联盟给予他严厉的惩罚!”

 

 

Smaug漫无目的的在空中盘旋着。他不知道该去哪里。

孤山被愚蠢的矮人们占据了,没有回去的可能了……那么,我能去哪里呢?

他又感受到了坠落时的无助感。

 

一个矮小的影子在脑海中浮现。Smaug的眼睛一亮,向东飞去。

他是热情的霍比特人,不会拒绝伟大的龙的拜访的。顺便还能要求他为自己解答那个疑惑,等这一切都结束,就杀了他报仇!哈!完美的计划!

他压下心底那一点儿奇怪而复杂的情绪,继续向东飞去。

 

 

 

 

遥远的夏尔里,Bilbo正为自己准备一顿美味的宵夜。

两勺糖,半杯柠檬汁,两小勺朗姆酒……啊,想想吧,谁能拒绝一块美味的香蕉芝士蛋糕呢?Bilbo十分庆幸他在十数个月的艰苦历险后仍旧记得无数美味食物的做法,毕竟一个霍比特人是绝不许自己在食物上粗心大意的。

哼着歌,从烤箱里端出蛋糕放在精致的托盘里,摆上自己最喜欢的那套银餐具,细致的塞好餐巾,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凡又普通,一个正常的霍比特人的全部幸福所在。

他刚举起自己的勺子,门环就被扣响了。这很失礼,没人会在霍比特人的进食时间里来拜访。他叹了口气,扯掉洁白的餐巾,为冒失的访客开门。

为什么我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

 

Bilbo打开门,门外是位高大的男子,披着和夜幕一样漆黑的斗篷,苍白的面孔被遮住了大半,只能看到他没什么血色的两瓣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弧线。我可从没见过这个人,他在心里嘀咕着。

“呃,先生,您是敲错门了吧?虽然我很好客但是……嘿!”没等他说完,男子便弯下了腰挤进屋子里来,还顺便贴心的用尾巴带上了门。

 

等等,尾巴?正常人会有尾巴吗?

Bilbo倒抽一口凉气。

他连滚带爬地跑进屋子里,翻出那把尘封已久的宝剑,又冲到客厅里,指着那头大摇大摆的霸占了自己的沙发还在闭目养神的龙。

我觉得我的生活应该是正常不起来了,Bilbo绝望的拿着宝剑想。

 

“别这么紧张,小贼。”轰隆隆的声音响起,Smaug打了个哈欠,身体在沙发上挪了挪,让自己蜷得更舒服一点。“霍比特人不是都很热情的吗?”Bilbo控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

他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并不断地给自己打气:没关系的他现在无处可去他得过来投靠你他要是想杀了你你就先杀了他就算杀不了他联盟也会干掉他的别担心Bilbo没问题的深呼吸冷静———呼。

“尊敬的Smaug大人,看到你死而复生我很高兴,但是您可以为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您会出现在我的屋子里?”哦看在芝士蛋糕的份上,你不用对他这么恭敬的Bilbo·Baggins!话一出口Bilbo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不过看起来他还挺高兴?

“愚蠢的问题。我现在没处可去,要住在你这里,明白了吗?”龙不屑的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而Bilbo的宝剑“当啷”一声掉在了他的脚边。

一阵静寂。

“……我除了接纳你还有别的选择吗?”“没有。”

丧失理智的Bilbo打翻了那块一看就很好吃而自己还没动过的香蕉芝士蛋糕并贴心的把蛋糕全糊在了那条一脸理所应当的龙(ma)脸上。

 

“好吧,我同意你住在这。但这是我的屋子,你必须听我的话。”Bilbo在客厅里踱来踱去,而Smaug则在霍比特人不注意的时候又伸出手从脸上蹭了一口蛋糕吃,并从喉咙里含混地咕噜了一声表示同意。

“……我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所以,你只要不随便喷火或是杀人或是惹出什么大祸,我都会收留你……”霍比特人的喋喋不休仍在继续,而恶龙已经蜷在柔软的沙发上睡着了。当Bilbo注意到这一点时,Smuag在梦里都不知道屯起第几个金币堆了。

 

龙睡得很熟,像是很久没睡过觉的样子。Bilbo没能成功的遏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凑过去仔细地观察着恶龙。

他从没见过恶龙的人形,所以他现在这么好奇也算是情有可原。

Smaug的人形很好看,突出的颧骨,长长的睫毛,白皙的皮肤,漂亮的唇线。除了脸太长,都很完美。……嗯,也许脸长也很完美。他托着腮,研究着这头毫无防备的龙。

就目前来看,他们暂时还不想杀了对方。

 

临睡觉前,Bilbo给那条恶龙披了条毯子,还给壁炉又添了点柴。

 

TBC。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以后应该就是奇奇gay gay的日常了,可能有点小波折但也改变不了日常的主体orz

 

 

 

碎碎念:里面有个东西我来解释一下ho。

“联盟”就是个组织,专门解决世界和平问题的东东,简而言之就是妇联【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