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理

高中狗。
小姐姐网恋吗!我超甜!
你还想网恋?屁股都给你打开花

混乱善良典型代表

活得太过佛系,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没人看我的文也没关系,反正我写主要是我自己图个爽

有一群很重要的好兄弟,懒得去喜欢人

希望你们早睡早起,身体健康,心情快乐,成绩up,月入过万

晚安。

无题更名为《人渣》

不定时更新,毕竟高三生,谁催更老子顺网线揍谁

高三!我高三!别催!

尽量周日更新吧,不过可能是两周一更那种

好在

我短



↑以上

【贺红】无题(片段)


希望有妹子和我玩这个的故事接龙?

大概是个贺人渣和终于准备放他妈手的莫关山的故事


“你知道的,贺总和你,不过是玩玩罢了。跟着我,我保证你的待遇只高不低。更何况……你不想你父亲出来之后看见自己的酒店落入他人之手吧?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听话。”男人油腻的脸上拧出一个恶心的笑容,他取出一张卡,推了过去。“就当是给你母亲治病的钱了。”
莫关山接过那张卡,嚣张的五官硬是拼出了一个冷漠的表情。对面肥胖的男人笑了,笑得一脸胸有成竹,笑的一脸淫荡猥琐,他就知道,再硬的硬骨头也有动不起的软肋。就算这小野狗爱咬人又怎样?只要他搬出他那进监狱的半死爹来,红毛还敢对自己有半点不应?他色眯眯地盯着对方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着的臀部,勾勒着那完美的曲线,不禁开始意淫将来的床上绮旎。
莫关山还是那么冷冷的,淡淡的,把那张卡揣进了衣服兜里,转身便走了。

约定那天,他倒是按男人说的染了头,只不过不是染黑,而是染红。他花了很多时间,终于把那些参差的白发给消灭了,配上那没怎么变过的嚣张五官,仿佛回到了学生年代。最后纪念一下吧,莫关山伸出手,却没忍心用这只肮脏不堪的手莱玷污那段时光。他嗤笑了一声,心底痛得发狠。贱皮子,他想,你真他妈是个贱皮子。
捏着房卡,他一步步踏向那个深渊。
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用一种极其恶心下流的眼神看着他一件件的脱掉身上的衣服,认认真真地折好,摆放整齐,然后坐在床边上。他舔了舔嘴唇,抬起屁股走了过去,一把将莫关山按到床上。和贺天惯常喜欢用的姿势一模一样。
那一瞬间,莫关山感觉有一点点的恍惚。他想,就这样吧,就这样了。
然后,他伸出手,握住床头柜上那个漂亮的细颈花瓶,用尽全力朝男人的秃顶挥了出去。一下,两下,三下,那人的头已经凹下去一块,而他自己的手上也被碎掉的瓷片扎的鲜血淋漓。可莫关山浑然不觉,仿佛被压进手心里的不过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他只是机械的挥着拳头,直到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贺天赶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莫关山赤裸着上身,神情麻木,只穿着一条四角裤瘫坐在满是碎瓷片的地上,脸上,身上,手上,全身上下都是斑斑的血迹,旁边躺着一具已经看不出是谁的尸体,身上同样满是血迹。但他知道那人是谁。他的嘴唇渐渐的变成了白色,轻轻地颤抖着。
是那天,他介绍给莫关山的连锁酒店的总经理。
“……他对你做了什么?”贺天还是问了,问那个坐在地上,满身血迹的人。莫关山不答,只是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碎瓷片还扎在手心里,硌到了骨头,手筋应该没什么大事,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做菜。血滴滴答答地淌下来,像是一个诡异的倒计时,宣告着什么。
“他对你做了什么!?”贺天吼了起来,他浑身都在发抖,不会是他想的那样,不会,不可能。莫关山会相信他的,莫关山会回来的,那么多次了,他不是都回来了吗?没事,肯定不会的。他看着莫关山穿上衣服,套上裤子,最后蹬上鞋子,一言不发,更是一眼都没看他。贺天受不了了,直接跨了进去,把人压在墙上,疯狂地怒吼:“他对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
莫关山终于回话了,神情依然那么空洞,像是已经被痛苦吞尽了所有的情感,再痛都已经无所谓了。“不是你介绍的吗?贺总。”
“贺天,你做的那些狗鸡巴事儿我不是不知道,我心里明镜似的,可能比你自己都清楚。但是我认了,谁叫我他妈贱呢,把一颗心捧给你这个王八蛋。”
“可你不要也就算了,你还他妈踩两脚。踩完了还不过瘾,还要碾碎了,磨成灰了,撒到垃圾堆里,叫我去和苍蝇一起玩儿。”
“我今天杀了人,我也没想过要让您给我收拾烂摊子,我的事儿,我自己会解决。这人要挟我的录音我都发出去了,估计明天就会见报,所以,也就剩我的问题了。”
“贺天,之前那么多的苦,我认了,谁叫我贱。你放过我,你贺大少从今往后的美好生活再也不会出现我这个污点,我莫关山发誓,这辈子绝对不去打扰你的生——”
“啪”,莫关山脸上挨了一巴掌。手很重,他的脑袋被扇得嗡嗡响,眼前的房间和眼前的人都摇摇晃晃,脸上更是火辣辣的,也不知道出血没有。贺天的脸黑得像是能滴出水来,他恶狠狠地捏着莫关山的头,一字一句地迸出这么一句话,“想都别想。”
莫关山突然笑了,笑得很安然。
他想起那天在学校,贺天也是这么威胁自己,说要一针一针地把自己的嘴巴给缝起来。当时他吓得差点尿裤子,可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
你说,他怎么就喜欢这个人渣喜欢了十年呢?明明是他把自己送到这人的床上,是他半年多没回过一次家,是他在外面胡搞乱搞,是他贺天做错了一切的一切,为什么却是莫关山来挨打挨操挨收拾呢。
莫关山也不挣扎什么了,兀自从抬起左手往贺天脸上虚虚的一拍。贺天下意识一闪,手一松,就看见那人拔出一块最大的瓷片,直接往自己脖子上捅了上去,干脆利落,没有一点犹豫。
没有血花四溅,没有血如泉涌,只有红黑色的血液慢慢地从伤口里淌出来,浓稠地滴落在昂贵的地毯上,蜿蜒成一道道河。莫关山慢慢地闭上眼睛的时候,耳边好像有人在怒吼。好吵……不过应该也没什么了。莫关山麻木地倒下去,心里没有后悔没有恐惧,只有满满的安心感和解脱感。
他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可他还是在脑子里默默的念了一句。
他其实,真的好喜欢贺天啊。

看完怦然心动,哭的稀里哗啦

“胆小鬼就连触碰幸福都会受伤”

被爱所触碰?算了……我可能 会碎裂吧

世界如此可憎 却仍然想过好这一生

【Kharthur】蝉(ooc注意)

“你会等我吗?”Khan坐在地毯上,仰着头看着Arthur,问他。

“会的,Khan,我会的,我一直在等你。”Arthur笑着抱了抱男孩,而Khan注意到他用的是现在进行时的时态。


OOC,初期Khan小男孩儿所以会有极大的OOC成分。

家教Arthur和小男孩儿Khan的故事。

苟。



Khan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夏天。

整个世界都是绿色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撒下滚烫的温度,热得人心惊胆战。蝉不要命的叫着,就像是要把先前十三年里的沉默都吼个痛快才能罢休一般。

那个夏天里,他吻了他最喜欢的家教老师兼最喜欢的人,Arthur·Dent。

其实Arthur刚来到他家时,Khan对他一丁点好感都没有,倒不如说是,厌恶。但小少爷不许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否则他就会把整个Singh家闹个天翻地覆,最后还是只有Arthur能管的住他。不过事实就摆在那里,就算小少爷老是被气得够呛,仆人们也不会停下在厨房里或是走廊中甚至是一个弯腰的小小间隙里,恶作剧一般地提起这件事。

Arthur初到时,Khan就送了他一份大礼——一盒从天而降倾倒下来的蝉的幼虫。但Arthur并没有表现出合时宜的惊恐或是慌张,反倒是细心的将那群蠕动着的恶心的家伙们悉数收入盒中。然后他抬起头,冲着年幼的Singh家少主微笑,阳光下翘着的鼻头显得十分讨人喜欢。

Khan看呆了,就那样趴在栏杆上盯着他的新老师看了足有半分钟。当Arthur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时,他才回到现实中来。他清楚的看到他的每一根睫毛,他漂亮的褐色眼睛,他圆圆的翘起来的鼻子,他薄而温柔的唇。那一眼,就是他的整个人生。

Arthur是地道的英国贵族的后代,只不过在中世纪时的Dent家族就因为巫术什么的而被流放到一个边陲小镇里去了。当Arthur托着腮给他讲这些恍若隔世的故事时,Khan听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有之前历史课上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Arthur笑了一声,对这种幼稚的小动作报以无限的包容心,继续自顾自地讲着他自己的故事。

“我的祖父,Philp·Dent,是个非常注重所谓贵族风范的人。我家就算是吃不上饭了,也一定要用上全套的银餐具来切盘子里的面包皮,而这也间接的导致我家彻底没落了下去,不然我还可以在我家的老宅子里混吃混喝无所事事,不必跑到千里之外来给你当家教老师。”Khan撅起了嘴,他不明白Singh家有什么不好的,Arthur在这里有吃有喝衣食无忧,可他总是把所有的行李放在那个破旧的大皮箱里。他趴在Arthur的肩膀头上,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低着头磨蹭Arthur的脖颈。“我倒是很感谢你的祖父,如果他不是个败家子,那么我永远都不会见到你。”Arthur笑了,他感受到了男人从腹腔里发出的快乐的震动,然后就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自己的头,“没错,我也应该感谢他。”

从那以后Arthur就不再有想离开的举动了,Singh少爷开心极了却还是装的不屑一顾,故作冷静的同时却把自己的燕尾服捏出了一道一道的褶子。Arthur也很高兴,他给男孩儿上语法课,看着他昏昏欲睡的样子咯咯发笑,带着男孩儿在院子里四处探寻,听少年因为自然的神奇而发出幼稚的感叹。Arthur坐在阳台上,怀里抱着打瞌睡的男孩儿望向山峦重叠的远处,冲着太阳落下的方向微微眯起了眼睛,默默无言。


在Khan为数不多的少时记忆里,他只记得Arthur给他讲过的最后一节课。

那是一个夏天,阳光好的出奇,甚至有些刺眼了。一向不喜欢阳光的Khan已经在阴暗的Singh老宅里和他的老师度过了四个夏天,而今天就是Arthur要离开的日子。

Khan不是没闹过,但当他看见Arthur躲在屋子里蹲着哭的样子时,他没法说出那些伤人的话语。他只能点头,然后在晚上猫在被窝里一遍一遍的想,该怎么让Arthur留下来。但他没能做到,Arthur终归要走。他的父亲病的很重,母亲已经哭瞎了自己的眼睛,如果他再不回去,Dent家族就只剩下把年幼的女孩儿嫁出去一条路了。

Arthur永远学不会对人说不,Khan冷冷地想。

他也永远学不会对Arthur说不。他泄了气,重新钻回被窝里。

那天他终于出了门,听话的带上手套穿上长靴,默默地跟在Arthur的身后进了院子里。他们一路上都默默无言,Arthur本想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不已的沉默,但看到Khan的脸色后又叹了口气,把话都咽回了肚里。

“到了。”Arthur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面前那棵高大的树。Khan也跟着看,什么都没有,这只不过是Singh家名下没什么特点的一点财产罢了。Arthur从包里拿出扑虫网,递到Khan的手里。他不解地望向对方,而Arthur只是冲他一笑,“抓只蝉试试看?我小时候经常这么玩儿的,你也该试试。”

没什么能难倒Khan·Nooien·Singh,这句流传在Singh老宅里的话真是没错。Arthur一屁股坐在地上,不高兴地接过来半盒蝉,“该死的,我小时候抓一个夏天可能都没你抓的多……”Khan笑了起来,带着点孩子气的自豪,“那当然。”他挨着Arthur坐下来,看着Arthur给他讲蝉的故事。他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但他保证,他会永远记住这最后的Arthur。

“……我知道你没在听。”Khan吓了一跳,扭头看向Arthur。他无奈的摊摊手,“那我们来讲点有意思的?”

“我很喜欢蝉。”他仰躺在地上,顺手揪了一把草捏在手里,“他们很懂事,叫的也有点好听。你知道北美蝉要在土里孵化十三年,才能破土而出吗?他们为了将来,无论如何都心甘情愿,就算知道将来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泡影,他们也在所不惜。多勇敢啊。”Arthur把手挡在眼睛上,“我一个人类,连他都不如。我不敢。”

“我父亲对我母亲没有爱情,他喜欢的人在十三年前就已经病死了。顺便一提,那人是我母亲害死的。我母亲深切的爱着他,只可惜那个男人永远永远都不会爱上她。”Khan静静地听着,他从来没听过这些故事。“我母亲也比我勇敢。我……我更像我的父亲,一个懦夫,一个不敢追求爱情的人,一只不曾破土而出的蝉。”男人的声音带上了点哽咽,“我们都太蠢了。”

“他是个GAY,更可怕的是,我也一样。”Khan瞪大了眼睛,感觉心脏在胸膛里疯狂地跳动,怦咚怦咚怦咚,一秒钟震颤200次。如果……如果……!他感觉自己要窒息了。但Arthur还在讲着。

“我不知道,天啊,我知道这是错的,Khan,我当然知道,你才十三,你……你当然不会,对吧?那是不可能的。”他语无伦次的说着,不断地用手背抹去晶莹的泪水,像个无助的孩子。“我……对不起,Khan,真的很对不起你。”

“很抱歉我爱上了你,少……唔?!”Arthur惊恐的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上多出的那份触感,而Khan和他的距离终于变成了零。男孩笨拙的吻着他,细密的吻落在他的唇上,这让他哭的更厉害了。

阳光很刺眼,蝉鸣很吵,但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

Arthur还是走了,但Khan不必再在被窝里谋划绑架他的一百种计划了。他亲了一口年长自己九岁的恋人,心满意足的看着他的脸红起来。火车站很吵,但是他们都不怎么在乎。紧紧的拥抱了一下,Khan松开了他,冲着Arthur挥挥手,笑得阳光明媚。Arthur在乘务员的充满祝福之意的注视下也笑了,把头伸出车窗外,冲少年大喊:“KHAN!记得养好蝉!”少年边跑边笑,黑发在风中飘摇不定,也冲他喊,“我喜欢你!!!”

Arthur把头缩回去,脸红得像猴屁股,却还忍不住咯咯地笑。

他们在等,等蝉终有一天的破土而出。



后续:

十三年后。

“那个Dent家的男人”,约克郡的人都这么叫Arthur。

他是整个镇上最棒的医生,老师,农夫,所有人都喜欢他。他治好了自己的父亲,而母亲离开了,带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她说要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一切都如此平静,像是约克郡夏天的太阳,温和又舒适。

只是Arthur一直没有成家,这让所有人都困惑不已。每当有人想给他做媒时,他就会慌慌张张地逃避这个话题,然后立刻找机会开溜。次数多了,也就没人再去为难这个好小伙子了。毕竟,这种事也是要看你情我愿的嘛。

谜题是被一个外来的陌生男人解开的。

那天Arthur照常准备去给小孩子们上课,开了门却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立在门口。他愣了两秒,然后就狂喜地回应了男人热烈的吻。Khan终于长大了,他终于破茧成蝶了。

吻毕,他们气喘吁吁地望向对方。当年那个孩子已经长成了比自己还高的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已经满是红晕。Arthur咯咯笑了起来,锤了他一拳:“你在信里可没说过你已经长这么高了。”Khan的那张冷脸也绷不住地笑了,他亲了一口对方的鼻头,还是那么可爱。“总得有点儿小惊喜嘛。”

约克郡没有蝉鸣声,但顾不了那么多了。

超喜欢这首!!不过我一个女生听这歌,怕是这辈子都要孤独终老了……

【Smaugbo】一个没有名字的小段子(虐)

在某个无人的夜里爆发出的哭嚎,最为悲痛。


屠龙之战用了多久不知道,就直接写了三年




熟悉的村子,熟悉的菜园和农人,熟悉的袋底洞。三年过去,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而夏尔却仍一如既往。Bilbo猜不出这到底是好还是坏,但至少他能很轻松的重新找到自己的袋底洞。

推开袋底洞的门,一股陈腐的木头香气传来。

他到家了。

Bilbo像三年前一样泡了一壶茶,像三年前一样吃着一日七餐,像三年前一样在阳光下抽两根水烟。这很好,他想,这很好,就和每一个住在夏尔的霍比特人一样,没有冒险和旅行,没有奔波和劳苦,没有危险和刺激,没有流血和牺牲。

没有龙。

龙已经死了。

Bilbo睁开眼睛,他看见龙趴在他面前,闭着眼睛,从鼻孔里喷出硫磺味儿的气体。他还活着,Bilbo想,然后他开始想起这是一个梦。

龙已经死了。

这时龙睁开了眼睛,直直地望向他。龙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明明是只暴虐残忍,喜怒无常的火龙,却拥有一双沉静的鸽灰色眼睛,像火焰燃尽后残余下的灰尘,被一把扬向天空,纷纷扬扬地散了开来。然后龙开始哭,大颗大颗的泪珠从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滚落下来,溅在金币堆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龙好像在冲他说些什么,但Bilbo听不到。

后来龙不哭了,他招招手叫Bilbo靠近一点。Bilbo照做了,然后他看见龙身上的枷锁和镣铐,还有腹部上那道狰狞的箭痕。
黑箭。

然后Bilbo就听到了龙到底在说什么,于是他也哭了,摇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掉到自己脏兮兮的马甲上,一眨眼就不见了。

龙问,“为什么?”

Bilbo再次抬起头是因为他听见铁链哗啦哗啦的响声。他惊恐的抬起头,看见龙正被逐渐地拖入黑暗之中。龙已经不再问他为什么了,他只是用那双曾对Bilbo流泪的眼睛深深地望着他,在陷入黑暗中的最后一秒钟里,他也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而Bilb也没有动,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当Bilbo看着那金红色的鳞片全部陷入黑暗中后,他腿一软,跌坐在漫山遍野的金币堆上。愣了很久后,他开始嚎啕大哭,嘶哑着嗓子发出座狼般凄厉的嚎叫。

龙已经死了。




Bilbo睁开眼睛,他看见袋底洞的天花板,在阳光下显得温暖又舒适。他打了个哈欠,准备去吃早饭,金红色的火焰在壁炉里噼啪作响。

龙死了,这很好。

【奇异玫瑰】为期三天的爱恋

送给我亲爱的 @Hexa !写到呕吐,3000字只写了一个抱抱,我绝对是绝无仅有的同人写手了(。

很没劲的文,建议等我开完番外的车在看(猴年马月。)

bug超多!!!!求别喷!!!!!!!我会尽快的!!!!(还差一篇文没写完呢你这个傻x)ooc怪我,玛丽苏也没有中二病也没有,看一看我ballball你们(哭哭)

树不曾言语。

Strange说,我的世界已经被改变了。他出现,带着傲慢与矜持,拥着悲伤与喜悦,捧着老成与天真。他离开,留下我癫狂的记忆和混乱的头脑。他不再被我拥有,甚至不能靠近。

Ross说,我的人生已经被颠覆了。他伸出手,颤抖着触摸我,执着地伸向我,隐忍地拥抱我。他收回手,伤痕累累地背上痛苦,步履维艰地踏向奇迹,然后离开我。甚至不留给我一点希冀,赐予我一点梦想。
残忍,他们说,命运是如此残忍。

“这是?”Strange抖抖手里的票,问Wong,“这是什么?”

Wong摘下耳机,调笑般的说:“我可不信伟大的至尊法师看不明白这是个什么……”而Strange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哦快闭嘴吧Wong,我当然知道这是张歌剧的票,但是你为啥要把这个给我?你知道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他及时住口,因为他看见光头男人的脸上正浮现出他最讨厌的那种表情,该死的,我就说言多必失。“所以说,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最终还是屈服了,把票一把拍在桌子上,无奈的向Wong重新询问。

“很明显啊,《歌剧魅影》的票,悉尼歌剧院,仅此一次,别无他家。”Wong咂咂嘴,开始在ipod上找碧昂丝的新歌――“好吧,大家都觉得你的生活太过沉闷了――想想看,所有人都有点儿爱好,我喜欢碧昂丝,劳拉喜欢刷发instragm,Peter甚至还是个Tiwwer网红……只有你,每天除了守护世界就是练习魔法,你的生活可不能只有这些,太没劲了。你做医生时也这模样?……无论如何,我们一致决定让你去碰碰运气,说不定你会喜欢上的,毕竟,那可是悉尼歌剧院里的《歌剧魅影》。”Strange非常不优雅的从鼻子里狠狠地哼了一声,以示抗议。“我可从没觉得我现在这样子有什么不好,勤劳敬业,忧国忧民。”

接着他就被Wong的话打击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如果你不去,那么从今天起,你就再也别想享受图书馆禁区的开放服务了――这还仅仅是来自于我的威胁?”听此,他惨叫一声:“NOOOOOOOOO――!Wong!你不能这么对我!你知道我有多爱它们!”而Wong所做的,仅仅是重新塞上了耳机――“我当然能。”

而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瓦坎达,Everett也正在遭遇一场战斗。一群青春靓丽、貌美如花的瓦坎达少女们正把他团团围住,每个人的表情都忧心忡忡。作为一个男人,抵御这种攻势可不算简单。他早就乱了分寸,在女孩儿们乱糟糟的劝告中缩得越来越小――

“Everett先生,我们都觉得你需要休息!您就去吧!”“……您不去的话国王也会很伤心的!”“这可是整个瓦坎达人民对您的敬意,您怎么忍心去拒绝呢……”balabalabala,Everett无奈的要命,可是就是狠不下去那个心来拒绝她们。而他完全没感觉到自己有什么所谓的“过劳”,工作不好吗?相比之下,处理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才是最讨厌的吧。就像现在……他无语地在内心里仰天长啸:神哪,快来救救我吧。

但最后,他还是从女护卫队队长的手里接过了那张被揉得有点儿发皱的剧票――想必是在争执里情绪太过激动所导致。《歌剧魅影》,Everett对此表示嗤之以鼻――多少年之前的东西了,无聊。但瓦坎达的全体人民都不可能让他再多停留在这里一秒钟了,所以他没得选。Everett叹口气,“再帮我订个机票?”

Everett坐在呼啸着的飞机上,打开窗帘,托着腮望向窗外。天空已经快要黑下去了,深重的蓝色如同一滴滴在水里的墨水般,张牙舞爪的散开来。他看着,有种想要说些什么的冲动……但最后,Everett只是“刷”地一声重新拉上了窗帘。

悉尼就和每一个大城市一样繁华又浮躁,穿着西装的男人拎着公文包在街道上快步走着,流浪汉向过往的每个人伸出脏兮兮的手,少女成群结伴地在商场里指点江山,俏丽的身影闪过就再不见了踪影。人和人是那么的相似和无趣,Strange漂浮在城市的上空,垂下眼睛望着这个号称是全球最美丽之一的城市,不言不语。他的表情告诉我们,他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他也只是钻进了传送门里,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歌剧院的内部和外表并不相似,像是用冷淡沉默的坚硬外壳裹住那颗洋溢着热情与喜悦的心。金碧辉煌的地毯和华丽高贵的巨大吊灯交相辉映,用最雍容的姿态诠释世界上千万种喜怒哀乐。Everett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和旁边的男人点头示意,互相微笑了一下。

那个人的长相并不像是真正的欧洲人,反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异域感。锐利的眼神,高高的颧骨,还有斑白的双鬓和修剪的整整齐齐的小胡子。Everett在心里想,虽然把“惊艳”用在一个男人身上的确有些奇怪了,可没有别的词能更好的形容他现在的感受了。

旁边的金发男人让Strange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一看就是那种经常穿着西装的人,眼睛下面有掩饰不住的黑眼圈,看似平凡至极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哦,对,是他的金发。并不是很闪耀,夹杂着一点点的褐色,但是反倒让人感觉像是被伦敦冬天里寒冷的太阳照耀着的感觉。很……舒服,Strange想,一点儿也不让人生厌。

灯一下子灭了。世界陷入黑暗。

“啪”一声,灯光瞬间打在一袭华服的女主角身上。她清亮的歌声响起,在偌大的舞台上回荡着,所有人都看着她,为她的一颦一笑牵动心弦。亲爱的克莉斯汀,每个人都爱你。Strange默默地在心里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歌剧,浮夸又不切实际,好似不自量力的伊卡洛斯,擅自接近天空上的太阳。

Strange喜欢太阳。他喜欢克莉丝汀,因为她有一头如艳阳般温暖的金发,旁边的男人也一样。但他和伊卡洛斯一样,没能力也没资格去接近神圣的太阳,要么被烈焰焚毁,要么沉入冰冷的海底。可能是我不配吧,他想,可能真是这样呢。

Ross同样没把心思放在舞台上,他托着腮看着旁边的瘦高个儿想事,脸上的表情风云变幻,好玩儿极了。这比吵吵闹闹的歌剧有意思多了,Ross在心里暗搓搓地想,心里的小恶魔冒了个头。但当他再一次抬头时,小恶魔的脑袋被天使的小脚丫狠狠地踩了一下――男人的表情。

他看起来很悲伤,长长的睫毛垂落在眼睛上,抿着薄薄的没有血色的嘴唇,看起来就像个孩子,头发微微地散下来,还挂着一点儿残存的发胶。他哭了吗?Ross愧疚地想,真不该拿别人的故事当剧本的,这个世界根本没那么多爱情故事不是吗。他抬头看看和小提琴手相拥的克莉丝汀,偏过了头。
想抱抱他。

这个念头就这么跳了出来,在Ross的脑海里像个初学的游泳者扑腾着浪花,还在疯狂的喊着“HELP ME”。完全忽视不了。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在黑暗的剧院里拥抱一个曾被自己用“惊艳”形容过的陌生男子。

*In the dark it is easy to pretend *
*在黑暗中,伪装是多么的容易*
*Reality never goes well*
*事实从来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
*But we won't care about it*
*但我们都不在乎*
*But we won't care about it*
*但我们都不在乎*

Strange感觉到男人的温度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他开始觉得剧院里有点儿冷。他能看见黑暗里的那双蓝眼睛,像是最昂贵的蓝宝石,闪烁着自己傲人的光彩,请求着他人的采摘。如果说Stephen·Strange被允许爱上一个人,那么也没可能是别人了。他侧过身,轻轻地吻上了男人的面颊,如同吻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Ross捏着手里的纸巾,好奇地展开来,上面金色的字体炫的要死:
“已经找到你的地址了的Stephen·Strange。”
Ross哈哈大笑,还好剧院里的人都已经走光。

TBC――END?

能不看就不看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和谁说了。

我也很难过。很累。很害怕。

爸爸昨晚突发脑溢血,今早扶着就被送去了医院,下半身瘫痪。

一米七八,180多斤的重量,全都压在我身上,我被逼着成长。

不是我不愿意爱我的生活,只不过他对我太过残暴……

妈妈哭的以泪洗面,一晚上没有睡……我也没睡,悄悄的去吐了一会儿,然后坐在厕所里睡了一会儿……我胃不好,胃穿孔,所以情绪也不能太激动。所以我得担起来一切……我不是不想担起来,只是……真的……真的太苦……

我也想哭,但我还不能哭……

好累啊……

没有在和谁抱怨……也没有用……我只是……必须说出来而已吧……

好想摸福华……
福华 黑鸽与海(长)
ka 仓鼠梗
奇玫 三天的恋爱
gd 雨
ka 囚禁梗
gd 歌剧魅影(坑了几万年了……)
福华 SSH.嘘。
还有一堆一堆的段子和脑洞……都想开……
码一下,督促自己。

突然爱上老福特 谁也不来看我 哥可以放飞自我还能找个地方免费存文 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