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理

高中狗。
小姐姐网恋吗!我超甜!
你还想网恋?屁股都给你打开花

混乱善良典型代表

活得太过佛系,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没人看我的文也没关系,反正我写主要是我自己图个爽

有一群很重要的好兄弟,懒得去喜欢人

希望你们早睡早起,身体健康,心情快乐,成绩up,月入过万

晚安。

【Kharthur】小概率事件,严重OOC

Summary:Khan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拥有名为爱的情感。Marvin给他算过,他遇见那个叫Arthur·Dent的“Mr.Right”的概率不到千亿亿分之一。但有趣的是,Arthur本身就是各种小概率事件的集合体。

 

警告:严重OOC,Khan略微痴汉倾向???还有就是这是一个巨坑,不要跳。

 

英国,康沃尔郡。

地球又迎来了风平浪静的一天,和它身上数百亿碳基生命体一起。而在这刻渺小的蓝色星球上的一个叫英格兰的地方,一个叫Arthur·Dent的稍微有点发育不良的雄性类人猿生物才刚刚从他卧室里爬出来。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鸡窝头,Arthur拉开了橱柜的门,然后失望的发现原本应该堆满了茶包的地方空空如也。略带恼怒地摔上柜门,他决定啃几块干巴巴的饼干了事得了。“说真的,我真心觉得这个新地球有义务对一个目睹它诞生的人友好点。至少,”他又泄愤一般地咬了一口饼干,“不要让我连杯红茶都喝不……嗷!”一阵剧烈的震颤打断了他的牢骚,直接把他扔在了地上。

“哦你可真是个小气鬼!我只是发几句牢骚而已!”Arthur艰难地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低头向地面骂了几句。然后一阵更强烈的地震又把他甩到了地板上。

 

“真他妈是活见鬼了。”

Arthur仰头望着窗外,情不自禁地说。

不怪他,毕竟一个生命体居住的星球两次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概率只有1/8506851651269这么小。但Arthur·Dent一直活到现在就是许许多多小概率事件的集合体,其中包括在真空的宇宙里活下来外加好几次空间跳跃,所以这事发生在他身上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因此,他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冷静了下来,并淡定地从箱子里扯出毛巾和Ford送他的那个戒指,然后带着一种诡异的自豪微笑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搭便车。如果Ford在这里一定会夸我学的真快的,Arthur乐滋滋地想。

 

不他不会。Arthur苦兮兮地想,他只会明智至极地给我一巴掌然后和我一起在头上套个纸袋安静地去死。他紧紧地捏着手里的那条毛巾就好像只要有了它他就能抵御外界的一切侵袭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见鬼的海盗船和我见鬼的脑子,Arthur陷入了强烈的自我厌弃情绪中并决定再多在这个泥潭里躺一会。

“是的你简直是蠢透了,你蠢到可以拉低整个银河系的智商了,Arthur·Dent。”熟悉的电子音响起,而更熟悉的是那股让人感到更加绝望的抑郁——当然要Arthur说的话他只会说这他妈就是天籁之音。

“Marvin?!!!!”他跳起来,疯狂的拥抱着那个白色的大头机器人,而机器人对此唯一的反应是充当眼睛的荧光灯管闪烁了一下,可能是翻白眼的意思。

“好了,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Marvin捡起Arthur撇在地上的毛巾,颇为嫌弃地拭去了人类在他身上蹭上的鼻涕眼泪,然后一把拎起Arthur的浴袍后领,拖着他安静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是说,忽视掉Arthur疯了一样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的叫喊的话。

 

“我们到了。这可真令人悲伤,我比银河系里的绝大多数人都聪明可我却得受制于一群傻子,他们还爱嘲笑我行星一样大的头,不仅如此,”Marvin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一个智慧型机器人,居然被要求把一个比我蠢上350亿倍*的类人猿一路拖到这里来。活着真是令人悲哀……”打断他的是Arthur重重地关上门的声音。“啊哈,瞧瞧,现在连他都讨厌Marvin了。可怜的Marvin。”

 

Arthur一进门就后悔了。

该死的,我就不该那么冲动地把门摔上!我真的不怎么想进到一个看起来就像个科学怪人的实验室的地方啊!……话说这有人吗?

“呃……有人吗?”于是他颤颤巍巍的扯起嗓子喊了一声。话音未落,一个角落里就传出了低沉的声音:“滚。”

真没礼貌。Arthur撇撇嘴,“Marvin带我来的,他说有人要找我……哦。”他不说话了,因为他看见那个黑黢黢的角落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更黑的影子,正飞快的往他这边移动着。他开始慌了。

“那个,你好?”Arthur仰起头看着面前这个之前大步走到他面前后就一直安静如鸡的高大男子,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蔓延在整个实验室的尴尬气氛。男子表情极其不自然地抽了抽嘴角,看起来像是试图露出一个微笑,“你好,Arthur·Dent。很荣幸见到你。”

 

“想来杯茶吗?”“呃,谢谢。你介意我问你几个问题吗?鉴于我现在完全摸不着头脑。”Arthur尴尬的揉了下自己的脑袋,捧起茶杯晃着腿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岿然不动的黑衣人。“哦,问题,没错,问题。请吧,我完全不会介意。”他飞快地说,脸上带着一点儿不自然的尴尬。

“哦谢谢。那么,你是谁?我现在在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怎么会认识我的?”Arthur想了想,问道。“我叫Khan,Khan·Noonien·Singh。你现在在我的宇宙飞船上,或者说,宇宙海盗船上。然后第三个问题,”Khan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我的,嗯,命定之人。”

Arthur把嘴里的茶全都喷了出来,当然,他明智的转过了身避开了Khan的脸。

 

“我真的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但我觉得Marvin这次肯定是出错了,肯定。”Arthur伸出还在抖动的手,强作镇定地喝了一口茶。凉的,但聊胜于无。而对面的Khan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很晚了,我想我们可以明天再谈论这个话题,先生。”Arthur克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Khan则表示同意,“我叫Marvin给你找间空屋子。晚安,Dent先生。”“叫我Arthur就好,晚安,Khan。”Arthur眯起眼睛,迷迷糊糊地冲Khan笑了一下,才进了屋子。而Khan则是当场愣在了原地,花了很长的时间在黑暗里慢慢的回味那个蠢兮兮的笑。

也许Marvin是对的,虽然概率小到不可思议,但Khan还是会拥有一份名为爱的情感。银河系那么大,千亿亿分之一的概率也是存在的。Khan这样想着。

“明天见。”Khan轻声说,然后转身走进黑暗里,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TBC,运气非常非常好的话下周见,但这也是个小概率事件。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