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理

高中狗。
小姐姐网恋吗!我超甜!
你还想网恋?屁股都给你打开花

混乱善良典型代表

活得太过佛系,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没人看我的文也没关系,反正我写主要是我自己图个爽

有一群很重要的好兄弟,懒得去喜欢人

希望你们早睡早起,身体健康,心情快乐,成绩up,月入过万

晚安。

【Kharthur】蝉(ooc注意)

“你会等我吗?”Khan坐在地毯上,仰着头看着Arthur,问他。

“会的,Khan,我会的,我一直在等你。”Arthur笑着抱了抱男孩,而Khan注意到他用的是现在进行时的时态。


OOC,初期Khan小男孩儿所以会有极大的OOC成分。

家教Arthur和小男孩儿Khan的故事。

苟。



Khan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夏天。

整个世界都是绿色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撒下滚烫的温度,热得人心惊胆战。蝉不要命的叫着,就像是要把先前十三年里的沉默都吼个痛快才能罢休一般。

那个夏天里,他吻了他最喜欢的家教老师兼最喜欢的人,Arthur·Dent。

其实Arthur刚来到他家时,Khan对他一丁点好感都没有,倒不如说是,厌恶。但小少爷不许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否则他就会把整个Singh家闹个天翻地覆,最后还是只有Arthur能管的住他。不过事实就摆在那里,就算小少爷老是被气得够呛,仆人们也不会停下在厨房里或是走廊中甚至是一个弯腰的小小间隙里,恶作剧一般地提起这件事。

Arthur初到时,Khan就送了他一份大礼——一盒从天而降倾倒下来的蝉的幼虫。但Arthur并没有表现出合时宜的惊恐或是慌张,反倒是细心的将那群蠕动着的恶心的家伙们悉数收入盒中。然后他抬起头,冲着年幼的Singh家少主微笑,阳光下翘着的鼻头显得十分讨人喜欢。

Khan看呆了,就那样趴在栏杆上盯着他的新老师看了足有半分钟。当Arthur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时,他才回到现实中来。他清楚的看到他的每一根睫毛,他漂亮的褐色眼睛,他圆圆的翘起来的鼻子,他薄而温柔的唇。那一眼,就是他的整个人生。

Arthur是地道的英国贵族的后代,只不过在中世纪时的Dent家族就因为巫术什么的而被流放到一个边陲小镇里去了。当Arthur托着腮给他讲这些恍若隔世的故事时,Khan听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有之前历史课上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Arthur笑了一声,对这种幼稚的小动作报以无限的包容心,继续自顾自地讲着他自己的故事。

“我的祖父,Philp·Dent,是个非常注重所谓贵族风范的人。我家就算是吃不上饭了,也一定要用上全套的银餐具来切盘子里的面包皮,而这也间接的导致我家彻底没落了下去,不然我还可以在我家的老宅子里混吃混喝无所事事,不必跑到千里之外来给你当家教老师。”Khan撅起了嘴,他不明白Singh家有什么不好的,Arthur在这里有吃有喝衣食无忧,可他总是把所有的行李放在那个破旧的大皮箱里。他趴在Arthur的肩膀头上,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低着头磨蹭Arthur的脖颈。“我倒是很感谢你的祖父,如果他不是个败家子,那么我永远都不会见到你。”Arthur笑了,他感受到了男人从腹腔里发出的快乐的震动,然后就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自己的头,“没错,我也应该感谢他。”

从那以后Arthur就不再有想离开的举动了,Singh少爷开心极了却还是装的不屑一顾,故作冷静的同时却把自己的燕尾服捏出了一道一道的褶子。Arthur也很高兴,他给男孩儿上语法课,看着他昏昏欲睡的样子咯咯发笑,带着男孩儿在院子里四处探寻,听少年因为自然的神奇而发出幼稚的感叹。Arthur坐在阳台上,怀里抱着打瞌睡的男孩儿望向山峦重叠的远处,冲着太阳落下的方向微微眯起了眼睛,默默无言。


在Khan为数不多的少时记忆里,他只记得Arthur给他讲过的最后一节课。

那是一个夏天,阳光好的出奇,甚至有些刺眼了。一向不喜欢阳光的Khan已经在阴暗的Singh老宅里和他的老师度过了四个夏天,而今天就是Arthur要离开的日子。

Khan不是没闹过,但当他看见Arthur躲在屋子里蹲着哭的样子时,他没法说出那些伤人的话语。他只能点头,然后在晚上猫在被窝里一遍一遍的想,该怎么让Arthur留下来。但他没能做到,Arthur终归要走。他的父亲病的很重,母亲已经哭瞎了自己的眼睛,如果他再不回去,Dent家族就只剩下把年幼的女孩儿嫁出去一条路了。

Arthur永远学不会对人说不,Khan冷冷地想。

他也永远学不会对Arthur说不。他泄了气,重新钻回被窝里。

那天他终于出了门,听话的带上手套穿上长靴,默默地跟在Arthur的身后进了院子里。他们一路上都默默无言,Arthur本想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不已的沉默,但看到Khan的脸色后又叹了口气,把话都咽回了肚里。

“到了。”Arthur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面前那棵高大的树。Khan也跟着看,什么都没有,这只不过是Singh家名下没什么特点的一点财产罢了。Arthur从包里拿出扑虫网,递到Khan的手里。他不解地望向对方,而Arthur只是冲他一笑,“抓只蝉试试看?我小时候经常这么玩儿的,你也该试试。”

没什么能难倒Khan·Nooien·Singh,这句流传在Singh老宅里的话真是没错。Arthur一屁股坐在地上,不高兴地接过来半盒蝉,“该死的,我小时候抓一个夏天可能都没你抓的多……”Khan笑了起来,带着点孩子气的自豪,“那当然。”他挨着Arthur坐下来,看着Arthur给他讲蝉的故事。他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但他保证,他会永远记住这最后的Arthur。

“……我知道你没在听。”Khan吓了一跳,扭头看向Arthur。他无奈的摊摊手,“那我们来讲点有意思的?”

“我很喜欢蝉。”他仰躺在地上,顺手揪了一把草捏在手里,“他们很懂事,叫的也有点好听。你知道北美蝉要在土里孵化十三年,才能破土而出吗?他们为了将来,无论如何都心甘情愿,就算知道将来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泡影,他们也在所不惜。多勇敢啊。”Arthur把手挡在眼睛上,“我一个人类,连他都不如。我不敢。”

“我父亲对我母亲没有爱情,他喜欢的人在十三年前就已经病死了。顺便一提,那人是我母亲害死的。我母亲深切的爱着他,只可惜那个男人永远永远都不会爱上她。”Khan静静地听着,他从来没听过这些故事。“我母亲也比我勇敢。我……我更像我的父亲,一个懦夫,一个不敢追求爱情的人,一只不曾破土而出的蝉。”男人的声音带上了点哽咽,“我们都太蠢了。”

“他是个GAY,更可怕的是,我也一样。”Khan瞪大了眼睛,感觉心脏在胸膛里疯狂地跳动,怦咚怦咚怦咚,一秒钟震颤200次。如果……如果……!他感觉自己要窒息了。但Arthur还在讲着。

“我不知道,天啊,我知道这是错的,Khan,我当然知道,你才十三,你……你当然不会,对吧?那是不可能的。”他语无伦次的说着,不断地用手背抹去晶莹的泪水,像个无助的孩子。“我……对不起,Khan,真的很对不起你。”

“很抱歉我爱上了你,少……唔?!”Arthur惊恐的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上多出的那份触感,而Khan和他的距离终于变成了零。男孩笨拙的吻着他,细密的吻落在他的唇上,这让他哭的更厉害了。

阳光很刺眼,蝉鸣很吵,但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

Arthur还是走了,但Khan不必再在被窝里谋划绑架他的一百种计划了。他亲了一口年长自己九岁的恋人,心满意足的看着他的脸红起来。火车站很吵,但是他们都不怎么在乎。紧紧的拥抱了一下,Khan松开了他,冲着Arthur挥挥手,笑得阳光明媚。Arthur在乘务员的充满祝福之意的注视下也笑了,把头伸出车窗外,冲少年大喊:“KHAN!记得养好蝉!”少年边跑边笑,黑发在风中飘摇不定,也冲他喊,“我喜欢你!!!”

Arthur把头缩回去,脸红得像猴屁股,却还忍不住咯咯地笑。

他们在等,等蝉终有一天的破土而出。



后续:

十三年后。

“那个Dent家的男人”,约克郡的人都这么叫Arthur。

他是整个镇上最棒的医生,老师,农夫,所有人都喜欢他。他治好了自己的父亲,而母亲离开了,带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她说要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一切都如此平静,像是约克郡夏天的太阳,温和又舒适。

只是Arthur一直没有成家,这让所有人都困惑不已。每当有人想给他做媒时,他就会慌慌张张地逃避这个话题,然后立刻找机会开溜。次数多了,也就没人再去为难这个好小伙子了。毕竟,这种事也是要看你情我愿的嘛。

谜题是被一个外来的陌生男人解开的。

那天Arthur照常准备去给小孩子们上课,开了门却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立在门口。他愣了两秒,然后就狂喜地回应了男人热烈的吻。Khan终于长大了,他终于破茧成蝶了。

吻毕,他们气喘吁吁地望向对方。当年那个孩子已经长成了比自己还高的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已经满是红晕。Arthur咯咯笑了起来,锤了他一拳:“你在信里可没说过你已经长这么高了。”Khan的那张冷脸也绷不住地笑了,他亲了一口对方的鼻头,还是那么可爱。“总得有点儿小惊喜嘛。”

约克郡没有蝉鸣声,但顾不了那么多了。

评论(3)

热度(36)